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小公主追夫记](第三集)(番外六)[作者:肥肥的小草]
[小公主追夫记](第三集)(番外六)[作者:肥肥的小草]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哥哥去 夜夜撸 狠狠撸 天天啪 哥哥干 妹妹色 狠狠干 天天撸一撸 得得撸 撸撸鸟]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7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章角色扮演之小和尚与俏寡妇1之白馍馍(番外)
 
  「小和尚下山去化缘,大师傅你呀莫着急,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张开大口啊 呜一口…」年轻的小和尚今天是被大师傅第一次派着下山去化缘,自然对山下的 东西很是好奇,师兄们回来都说了,外面的世界可精彩了,那世界是花花绿绿的, 而且有好多吃的,还有师傅口中说的老虎,每当他好奇的追问师兄们老虎凶不凶, 会不会真的把人给吃了?师兄们总是在他的脑门上敲上两下,让他继续诵经念佛 去,他们是越不说他就越好奇,日盼夜盼、千盼万盼,终於师傅也派他下山去化 缘了呢!那是临下山之前,可是还千叮咛万嘱咐,那山下的女人可是老虎哦! 
  这座山很少有香客过来,他偶尔也偷偷的看到过师傅师兄们口中所说的老虎, 可是他就没觉得她们很凶啊,除了盘发髻,或紮辫子,胸前有两团高高的隆起, 走起路来那是扭着屁股一摆一摆的。
 
  小和尚肩背化缘袋,穿着僧袍,脚踩布鞋,下山去化缘了!
 
  路经山腰,见有一排房子,口渴的小和尚顿时想去讨口水喝。临近屋子,院 子里种着几棵果树,果子挂在枝头很是吊人胃口。而且那里还飘着几件红红绿绿 的布料,跟自己身上穿的素色简直是天壤之别。
 
  小和尚看着来开门的施主,那穿着打扮不就是师兄们口中所说的老虎嘛!可 人家长的很好看啊,一点都不像会吃人的老虎呢。
 
  「小师傅,有事吗?」那声音也好好听,就像百灵鸟的叫声一般,可是老虎 怎麽会和他说一样的话呢!
 
  小和尚只是呆愣的站在那,纠结於老虎与女人以及人类的差别,那憨态中又 加呆萌的表情让眼前的美妇笑了。
 
  「小师傅,一定渴了吧!大中午的在路上走着,不渴不饿才怪呢!不用紧张, 快进来吧!」美丽的少妇对面前这个稚嫩的如雏鸟般的小和尚并没有防备,因为 他的身上流出的是一股与世隔绝的清高之味。
 
  小和尚跟着少妇走了进去,原来师傅和师兄们都错了呢,老虎不仅不会伤人, 而且对他还好好,给他喝水,还给他白白的大馒头,甚至发现他的鞋子前面破洞 了,她还会用针线给他缝呢!
 
  一连几回,小和尚也就与山腰上的年轻少妇混熟了,他偶尔也会过来帮她挑 水砍柴。有时躺在炕上,他也会想起那个让他称之为大姐的老虎,虽然他的心里 已经把师傅师兄们老虎的言论给推翻了,可是不知出於什麽原因,他却不愿意与 他们分享自己的心得。以前都不下山的他,那现在是经常的往山下跑,有时还偷 偷的溜出去,哪怕只是与大姐聊上两句,他也觉得很高兴。
 
  熟悉以後才知道,大姐是外村嫁到这边来的,那时家里穷,就把她嫁给了这 边一个富裕的老头,可是那人足以当她的爷爷了,嫁过来没多久就守了寡,可是 夫家的人却将她赶到了山腰上的房子里居住。
 
  听到这些,虽然小和尚不知道嫁人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可是他却从大姐的叙 述中,替她感到了心疼。
 
  大师兄偷偷的问过他:「小师弟啊,你也见过不少老虎了吧?感觉怎麽样? 会不会害怕?」
 
  他没有告诉大师兄有关大姐的事,他想让这成为他一个人的秘密。
 
  「小师弟,师兄偷偷的问问你,你看到老虎的时候,腿间的那根东西会不会 硬起来呢?」
 
  腿间的东西硬起来?不就是一柱擎天吗?好像早上的时候会有,特别是晚上 做梦,梦到大姐的时候,他总觉得腿间撒尿的那根棒子好硬,而且有时都把自己 裤子给弄脏了,虽然不谙世事,但他知道,这不应该告诉别人,哪怕是自己的师 傅或者师兄。
 
  师兄这一提醒,他突然就好想见见大姐,小和尚乘着夜深人静,又偷偷的溜 下了山。可看着大姐红着双眼来开门,小和尚心急的语无伦次的表述着他的关心。 
  少妇看着眼前这个稚嫩却让她感到心安的男人,被自己的兄嫂强迫嫁给一个 年纪大的人为妻,她认了,可是这回他们竟又要逼自己改嫁,据说又是一个年纪 长她很多的鳏夫,为什麽,为什麽她就不能找到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呢?月光下, 小和尚脸上的焦急与眼中的心疼仿佛泉水一般流进了她的心坎里,心里好甜,甜 的她想把自己托付给他,她会让他同意的,同意还俗娶她为妻。
 
  女人将小和尚领进了屋子。小和尚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喝着大姐为他泡的茶。 大姐刚说天气有点热,想先洗个澡,想着自己师兄弟也经常在溪涧里脱光的扑水 洗澡,而没有男女之别的他也不懂的什麽叫回避。
 
  上衣、罗裙在小和尚的目光中慢慢的散在少妇的腿间,少妇略带羞涩的转身 看着小和尚,红色的肚兜、白色的亵裤,映着雪白纤细的颈部肌肤,小和尚不知 道自己怎麽了,血液好像都一下子涌到了他的脸上,本来在嘴里的茶水也咕咕的 顺着唇缝淌了下来,他的右手摸着自己的胸膛,上面也怦怦的跳的飞快。他甚至 觉得比自己担水时,挑着水桶几十个来回还要跳的快。
 
  少妇的手指勾着颈间的红绳,随着指尖的滑动,那块红色的布料飘到了地上, 那两团白白的仿佛馍馍般的玉团啊,在妩媚娇艳下,白嫩欲滴。
 
  小和尚的脸烧红的用指头一按仿佛就能沁出血珠一般,他生病了!可是大姐 也病了呢,她的胸前怎麽会有两个白馍馍呢,难道那里长了瘤子?
 
  「大姐,你生病了吗?怎麽会有两团白白的肉团呢?」小和尚口中吞咽着口 水的同时,也不忘问出心底的疑问。
 
  「嗯,小师傅,你帮帮大姐吧!大姐病了呢!」女人的一只小手从下面托起 一只雪乳,自己的麽指摁着那粉色的乳尖捏揉着。
 
  大姐病的好严重呢,她自己的小手都不能把那白团团握住,恐怕他的手也不 能握住吧,一有这个想法,小和尚真想把那团团儿握在手上,而且上面的粉红将 白团儿点缀的好有食欲啊,看着比那真正的白馍馍还要好吃呢,而且他怎麽隐隐 闻到了有一股香香的味道。
 
  「小师傅,过来,小师傅!…」少妇的殷殷呼唤,让小和尚的脚不住的往前 挪着。
 
  「大姐…」
 
  「小师傅…帮帮大姐…大姐胸口肿了呢!你帮大姐揉揉…」少妇的双手握着 走到她面前的小和尚的手,她的眼中媚意骚动,她握着他的手按到自己的乳房上。 
  「唔…」男性掌心的温度仿佛透过肌肤的接触传递到她的全身,她仿佛能够 看到僧袍下面的身体一定魁梧有力,将她压到床上一定能将床摇的吱嘎作响,她 已尝过男欢女爱,可是并没有让她获得想象中的美好,可是现在他的大掌才附上 自己的乳房,她已经可以预见那般的酣畅淋漓。
 
  滑嫩的触感让小和尚的心跳顷刻间的奔溃,他不知道自己怎麽了,只是一按 上去的时候,手中仿佛就不想放开一样,自己的胸前也有两个乳头,可是大姐的 却更加的粉,更加的嫩,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破皮一般,他的指尖真的碰了上去。 
  凸起的粉尖中有个凹的不怎麽明显的小孔,小和尚的好奇心的用麽指的指腹 轻摁了一下。
 
  「呜呜…啊…」少妇突然的呻吟声让小和尚吓的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只是嘴 巴张着才能帮助他呼吸到那略显炽热的气体。
 
    第02章角色扮演之小和尚与俏寡妇2之像羊羔一般(番外)
 
  「小师傅不要停,帮帮大姐,帮帮大姐!」少妇本渐入意境,小和尚手中动 作的停顿仿佛把她推入深潭中一般,难受的紧!
 
  少妇青葱般的纤细手指轻捏了下从小和尚的虎口中露出的乳尖尖,继而捏着 他的麽指又继续按了上去,指腹那纹路的粗糙在那细嫩处放大:「师傅,求求你, 帮帮奴家!师傅!」少妇的口中已略去了那个「小」字,今夜她想在他的身下绽 放。
 
  小和尚的大手在少妇的呻吟声中大抓大捏的,在白馍馍上留下了一串串的指 印,掌心更时而猛然摁住乳球下压,然後围着乳尖尖大力的转动起来。
 
  「呜呜…啊…啊…师傅…抓的奴家好舒服…啊…另一边也要…」一边乳房还 高高的耸立着,可是另一侧却被男人抓的几予变形。
 
  小和尚眼睛也被充血的赤红,他喉中闷哼一声,两只大掌同时握着那两团白 馍馍,时而用力的把它们压的靠近,时而又控制不好力道的旋转着两个乳球。可 是手中的乳球的大小未消,甚至顶端的乳尖尖反而变硬变挺,已被揉弄的遍布红 印的乳球显得有几分惨不忍睹。他的指尖碰了下从指尖缝里溜出来的乳尖尖,真 的变硬了呢。温暖滑嫩,散发着淡淡的乳香,他突然就想到了小羊羔叼着母羊奶 头的场景,一捏就能从奶头上挤出鲜白的奶水出来,怎麽突然也好想含上去啊! 
  「师傅,奴家的奶子都被你揉的涨起来了呢!你帮奴家用嘴吸吸吧!啊…啊 …师傅…帮奴家吸吸吧…」少妇媚眼朦胧的看着小和尚,盘起的发髻因为小脸不 住的扭动,已经散落了下来,乌黑的发丝垂在她的肩侧,要不是身子依着木桶的 边缘,她也早已瘫软了下去。
 
  小和尚的神志已经被剥夺,他知道自己就应该顺从他面前的女人,此时她就 是他的佛主。小和尚张大嘴巴,从少妇的眼中看到了催促,他张开的嘴含住那团 圆圆的花蕊,真香啊,舌尖绕着那一圈粉转着,疙疙瘩瘩的感觉揉的他的舌尖也 开始兴奋,舌尖卷着乳珠,舌头在嘴中360度的转动,也将乳珠倾覆的导向四 面八方。
 
  他突然也想像小羊羔吸吮羊乳一般,也许他真能从乳珠顶端的小孔吸出一点 东西出来,那麽大姐的胸口就不会涨的那麽厉害了。小和尚的嘴扭动的叼着那乳 珠,他的双手搂着少妇的腰,嘴中做了几个吞咽的动作,然後猛然一吸,鼻尖吸 进口气,口中把乳珠往口腔深处吸。那用的力道,使刚被吐出的乳蕊连同一圈乳 肉也被他吸进了口中。
 
  「啊…师傅…啊…」少妇的臀部抵着圆桶,小手紧紧抱着小和尚的头。小手 总是随着他的猛然一吸而压紧他的头部,却只能将他压的更靠近自己的身子,甚 至他的整张嘴连同鼻子都陷入了乳球中,小和尚一睁开眼都感觉自己的眼前被糊 上了一层羊乳。他此刻觉得自己出现了师兄所说的那个场景,那排泄用的肉茎竟 撑着他的亵裤挺了起来,他自己都能猜测到上面的硬邦邦,而且还有越翘越高, 越涨越大的迹象。
 
  少妇的脸微仰着,眼神迷离,小嘴微张,娇艳如盛开花朵的小脸上沁着香汗, 她的双腿不住夹着腿根来回的蹭弄,将布料夹在在腿心摩弄,小和尚的嘴没有从 她的乳尖上把乳汁吸出来,却把腿心深处花宫里她对他渴望的淫液给吸了出来。 
  情欲的气味在四周的空气中萌动,他的大吸变成了快吮,伴随着「吧唧吧唧 …」的声响,小和尚的嘴那是一阵不停歇的快速吸动,唇瓣和乳蕊间甚至发出了 肌肤交擦的吱吱声。
 
  「啊…师傅,师傅…」小和尚的的长吮使少妇腿间那难耐的空虚更甚,花水 也往外扑的更快,档口的布料已被濡湿,她靠着臀部的力量,岔开自己的双腿, 小和尚因为搂着她的身子,背有点微弓,身子也有点下压。她踮起自己的脚跟, 把自己私密的腿心贴上了小和尚的僧袍。那突然的一贴,没有使女人获得多大的 满足,却使小和尚的身体一颤,他的嘴吸的更带劲了,仿佛这样他才能压下一股 可怕的不清楚的躁动。
 
  少妇的小手解开小和尚身上僧袍的带子,小手扯开,然後将岔开的腿心贴上 了他的亵裤,隔着两层布料贴上那足以翘到他腹部的大棒子,而且没有僧袍的遮 挡,腿前那是完全的撑起了大伞。女人嫩弱腿心把撑到极致的肉棒那麽一按,小 和尚就激动的抱着少妇的身子抖了起来,甚至连贴着女人腿心的肉棒都有涨大发 热的趋势。
 
  少妇的腿心绕着那根大棒子绕动着,小和尚叼着乳头的嘴巴竟从那刻起失去 了控制,对着口中的美食那是时吸时吮,甚至还会叼着乳尖尖往外扯,那搂着女 人腰的手也不安分的顺着那光滑细腻的肌肤往下滑,在那亵裤上面的一圈嫩肉上 留恋滑动,甚至恨不得将自己的手指插进去。
 
  小和尚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麽了,他本想单纯的帮助大姐,可自己却已处於失 控的边缘,此刻的他突然想到师傅们说的老虎的可怕之处,那是老虎能让人变得 不像自己,可是他却心甘情愿的享受着老虎带来的挑战,他觉得自己已离极乐世 界不远。
 
  小和尚将她的身子抱紧,使她的臀部更方便的在那粗长的烙铁上滑动。隔着 亵裤少妇都能感觉到那根肉棒的壮观,自己并未被怎麽开发过的身子,一定会在 他的身下得到那种撕裂般的快感吧,烙铁上的震动,震得她的腿心开始发麻,更 多的热液被挤着一坨坨的从穴口泄出。
 
  小和尚从少妇的动作中也找到了一点快感,他的嘴留恋的用力吸了几口,才 将乳尖从口中吐出,粉粉的珠儿被他的唾液染的晶亮,他的舌尖一卷,又把乳珠 卷到嘴里磨了几下,方肯罢休。他更加搂紧少妇的身子,腿间那根被压的翘起的 肉棒也像刚才少妇那般蹭动的磨着她腿心的温软之处。从那里散发出一股幽幽的 香味,销魂蚀骨。可是大姐腿间的构造跟他不一样呢,那里没有硬邦邦又烫人的 棒子,里面好像有颗泉眼一般,水流都把他的亵裤染湿了呢!
 
  「师傅,帮帮奴家,帮帮奴家…啊…难受,好难受…」少妇的身子靠着小和 尚扭着,小和尚腿间巨物刚才在她穴口的一番扭动,早就将她撩拨的几近迷失自 我。
 
  「大姐…」小和尚的嘴巴大喘着蠕说着,可是他真不知道怎麽继续。
 
  「师傅,不要叫奴家大姐,不要叫大姐,唤奴家凡儿…师傅…」少妇搂着小 和尚腰的手转而抚着他的面颊:「唤凡儿,凡儿…」
 
  小和尚看着少妇的眼睛,他已经在她的眼中迷失了自我,又怎能找到出口, 看着她靠近自己的唇的蠕动,他的口中低低的吟出一声温柔的呼唤:「凡儿…」。 
  「师傅,奴家喜欢听,多唤几声好吗?」少妇的眼中有着哀求,从没有人用 这种珍视的声音唤过她。
 
  「凡儿,凡儿…」
 
  一声声的呼唤通过耳道传入少妇的心房,将她的整颗心、整个人都撒上了一 层软骨粉,浑身已为他接近酥麻。
 
  「师傅…」少妇的红唇贴上小和尚的唇,紧紧的贴着,不留一点的空隙,那 温暖滑嫩的感觉使两人身体中血液流动的速度并没有些许变缓。
 
  第03章角色扮演之小和尚与俏寡妇3之!面棒(番外)
 
  小舌尖在小和尚的两片唇间拨着,顺着细缝慢慢的游了进去,在闭合的牙关 处描摹着每一颗牙齿的形状,直到那紧扣的牙齿为她裂开一道细缝。舌尖闯进了 小和尚的口中,勾挑着那无措的想要逃窜的大舌。小舌尖轻卷大舌,时舔时刺时 缠绵,总之花样百出,极尽诱惑之能事。
 
  小和尚从来都不知道小舌也能吃,而且凡儿的舌就如一条无骨的媚人蛇一般, 在他的口中溜窜着,自己舌尖有时对着她的小舌碰一下,都会使他的胸口快震几 下。这比他多吃好几个白馍馍都来的享受。他的手只能紧紧的搂抱着她的腰,头 颅随着她的舌在自己口腔里的游走而变换着角度,让舌尖扫过口腔里、舌腹上的 每一片肌肤。
 
  「师傅…」少妇的身子几乎挂到了小和尚的身上,那件没有系带的僧袍在两 人身体的磨蹭扭动中,已摇摇欲落,少妇的唇几乎与小和尚的只隔了一个指节的 距离,随着一声师傅的吐出,小舌尖在小和尚的唇上舔拨着,这次不需要少妇的 引导,小和尚口腔里的大舌主动的吐了出来,缠上了小舌尖。卷着缠绕,拨弄着 嬉戏,蜜津顺着两条小舌淌下、飘洒。
 
  「师傅,你腿间怎麽藏了一根!面棒啊!顶的奴家好难受啊!」少妇对着小 和尚的唇吐出妖娆的话语,小和尚那本就通红的脸,更加将那红蔓延至脖颈。还 没等小和尚反应过来,少妇的小手抚上了那翘起的肉棒。
 
  「师傅,你把!面棒放在裤子里不难受吗?以後要是想吃面条,奴家给你做 …」小手隔着亵裤在那热的烫手的肉棒上滑动着,偶尔虎口会轻轻的向里扣紧, 那一压就能让小和尚失禁般的抖着身子,也抖着那根被少妇的小手摁着的棒子。 
  这是自己尿尿的地方呢,而凡儿竟然说成是!面棒,而且凡儿都没有呢,凡 儿的腿间又软又温,还湿答答的,好好奇啊!小和尚的全身都被臊红了,他的嘴 动了两下,可是都没吐出一句辩解的话语,有的只是偶尔溜出口的呻吟与吸气之 声。
 
  「师傅,难受吧?凡儿帮你拿出来!」小和尚还没反应过来,刚才还在他怀 抱里的女人已经蹲到了他的腿间,两只小手已经开始解着他腰间的带子。
 
  「不,凡儿…」小和尚的口中有着急躁,可是他低头看到的却是那两团白嫩 嫩的巨馍馍,想阻止的双手又被眼睛驱动的想去捏两团白嫩。
 
  指尖将亵裤勾下,被布料拉着垂头的肉棒在蹭去表面的外衣後,又蹦跳了两 下,翘了起来,紫黑、粗长、热烫…
 
  「啊…」女人初见这麽大的东西,一只手惊慌失措的捂着小嘴,她抬眼看着 小和尚,清楚的从他的眼中读出了一个叫沈迷的词语。
 
  「师傅,不是!面棒呢,是一个粗大的肉棒子!是肉肉的,连在师傅的身上 呢!」少妇确认好狰狞巨物不是木质後,已经恢复了坦然。
 
  「可是这是什麽呢?」在对男女情爱一无所知的小和尚的面前,已经人事的 少妇也扮演着娇嫩的小白花。
 
  少妇吸气的看着那几乎翘到她嘴尖的大东西,它好长好粗,大圆头上还在往 外挂着水滴呢,不知道好不好吃。
 
  少妇刚才还在小和尚唇上轻舔的舌尖绕着唇瓣吐出,轻碰了下光滑的大圆头, 那肉茎顿时兴奋的想往她的舌尖上凑。仿佛是世间美食一般,少妇的两只小手合 着圈着那巨物,舌尖方便的在那圆头上舔着。
 
  「凡儿…」小和尚只是觉得凡儿不是老虎,而是山野中的一只妖精,他已变 得不是自己,看着那粉嫩嫩的舌尖舔着那圆头,甚至还刮着圆头上的小孔,他真 想开口叫她别,因为这是他平时排尿的地方,可是那不曾有过的滋味太美好,美 好的他想让凡儿的小口将那大头全部的包住。如他所想的那般,少妇将她的小嘴 张到最大,慢慢的向里含着那大头,可是那圆头实在太粗大了,小嘴往下吞了几 次,都没有完全含到棱勾,少妇的小嘴又张了一下,完全含进去的时候,小嘴张 到了极致。
 
  看着自己的肉茎的圆头被蹲在他面前的凡儿含在口里,小和尚浑身酥透了, 可是却带着迫切的看着蹲在他身前的女人。
 
  她的舌尖顺着慢慢的顺着圆头向下舔着,仔细的舔着每一个角落,由小和尚 的视线望过去就见自己的肉茎贴着凡儿的小脸,遮住了她一部分的五官,他不能 看见,却能感受到舌尖在他肌肤上的骚动。
 
  小舌仔细的舔过肉棒下的每一个角落,舔的上面的青筋更加的暴起,刚被舌 尖扫过的棍身,湿气还没蒸干,女人的小嘴又唆着肉棒往上游弋,直到又唆到了 楞勾,唇瓣转了一圈又把那大圆头给包到了小嘴里。
 
  「啊…凡儿…啊…」小和尚不知道该说什麽,凡儿的舌尖仿佛啐着药物,将 他的身体燃烧,少妇的两只小手圈着肉棒上上下下的滑弄着,小嘴也配合着小手 的动作含吐着撑开她小口的圆头。脑袋前前後後来回,黑色青丝随着她嘴尖的动 作晃了起来。
 
  「唔…啊…」少妇的小嘴将肉棒的大头吐了出来,她的小嘴张着,小舌吐着, 抬起的嘴中满布着唾液的黏膜,此时此景,让小和尚真想将少妇一把抓起,然後 学着她刚才的样子把那小嘴给堵着。
 
  少妇的两只小手将肉棒握得更加翘起,舌尖从口腔里伸长,她的眼抬着看着 他的,她的舌舔着圆头,舌尖的轻抬,总能让肉棒又翘起一点。
 
  「凡儿…」小和尚觉得此时比烧火房里还热得多,他简直就成了锅里蒸的白 馍馍!白馍馍,低着头,他又看到那两团盛开着粉色玫瑰的面团儿,口中生津, 口水泛滥,而凡儿的小嘴还吸着自己的肉茎,小嘴包裹着吸着那滴水的孔眼,他 觉得自己要在她的口中爆发,一股带着失控的欢愉的大浪对着他迎头扑了起来: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难以把握自己的小和尚开始念起了心经,以前的他心境平和,每天 定时的诵上一段经,更是能让他心情开阔,犹如登高眺远。
 
  可是此时哪怕把那心经念上多个来回,也不能使他的心得到片刻的安宁,他 口念经文,可是眼睛却时刻盯着还跪在他脚边的女人,她不是老虎,而是衍生着 五彩霞衣的女神。
 
  少妇的双手握紧那膨胀的肉茎,小嘴一阵吸动,脸颊吸的凹陷,女人吐出肉 茎的时候,那麽粗长的棒子已经被她舔吸的水光莹莹,小嘴中还在往下挂着唾液, 她的小手握着粗涨的肉棒,感觉到那爆破前的壮大,小手更加卖力的撸动,小和 尚只觉从脚底冒出一股热浪,冲向全身,也从尾椎骨处注入一股巨大的力量,他 睁着眼睛。
 
  「凡儿…啊…」伴随着吼般的呼唤,一股又浓又白的稠液喷到了那两团白馍 馍上,从没有过的经历,却让他感觉通体的舒畅与愉悦。
 
  凡儿蹲着抬头看着他,那两团粉粉的白乳上还在往下挂着浊液,小脸仿佛也 被温泉滋润过一遍,那仿佛能把人吸进的大眼中此时弥漫着一股水汽,显得无助 又显的妖冶,两种极致在她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融合。
 
  「凡儿,我,我…」被大师傅一向夸着聪明的小和尚此时却显得有点木讷, 他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感觉,但他知道是喜悦与满足,而且还夹带着一点隐隐 泛起来的对寺规的挑战。
 
  「师傅,喜欢奴家这麽做吗?」少妇抬起脸痴痴的看着小和尚,神情中有着 讨好跟撒娇。
 
  「凡儿,凡儿…我…我…喜欢…」小和尚的口气中有着嗫嚅,但最後还是坦 白了他的心里。
 
  「师傅,可是奴家下面难受呢,下面的小嘴难受呢?你帮帮奴家吧!」少妇 一边说着,一边扶着浴桶站起了身,那白液已经在她的上身留下了两串长长的还 未干涸的印迹。
 
  少妇轻解亵裤,随着裤子的滑落,小和尚瞪大眼睛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又 看看自己的腿心,真的如他所想的不一样,凡儿的上面有两团白馍馍,腿心的白 馍馍上还种着一些黑色的毛毛,就如他的腿间一般。
 
  「师傅,闭上眼好吗?」少妇的小手握着小和尚的右手,牵引着他来到自己 的腿心,然後她踮起脚尖,将自己的腿心搁到了他的手上:「师傅,师傅…」 
  那媚媚的呼唤响在小和尚的耳边,却敲在他的心里。
 
  小和尚看着面前的女人,她仿佛踏莲而来,净化着他的心灵,让他仿佛迈入 了极乐世界,可是她又犹如阿修罗道中那媚人心魂的妖姬,正在蛊惑着他,可是 他甘之如饴,心甘情愿的沈沦在她给自己制造的一切中。
 
     第04章角色扮演之小和尚与俏寡妇4之木桶(番外)
 
  小和尚知道凡儿将他的手放到了那长着黑毛的白馍馍上,这里有着致命的吸 引力,原来白馍馍下另藏玄机,底下开着一道细缝,手指一揉,白嫩馍馍就分成 了两瓣,他的指腹感觉到里面更粉嫩的存在,不过有点潮湿,那湿湿的液体带着 粘稠,光用指腹搓一下,他都觉得这味道一定能侵入大脑。
 
  「凡儿…」指尖碰到两小片嫩嫩的细肉,原来这还是夹心的馍馍,这小肉就 像上面凡儿的小嘴一般,指尖摁着它揉了一下,就感到女人身子的一个激灵。 
  「师傅,哦…师傅…啊…」那声音不是痛苦,到像是带上了压抑的兴奋,他 的手又试探的轻碰了一下,那伴随着呻吟声的战栗,使的指尖对着那小肉肉揉的 更加的用心,手指感觉到从後面流下的蜜汁,小指顺着水痕缓缓而下,没想到竟 又有一道细缝,可是它不像刚才那道可以将白馍馍分成两瓣的细缝。
 
  小指指腹试探了的轻刮了一下,没想到小细缝竟圈着它想往里吸。
 
  「哦…啊…师傅,师傅,就这样,揉揉奴家的蜜洞,哦…」小和尚虽没有经 历,可他此时在这方面有点无师自通,手指一边揉着小肉,还一边刮着小细缝。 好奇配和着兴奋,被软肉圈住的小指对着那蜜洞插了一点,可是本来骑在他指尖 上的身子,竟然想逃。
 
  手指揉着上面的小嫩唇,这几下没有规律的碰揉,几乎抽去了少妇所有的力 道,她只能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与他的身子紧紧相贴,这样的姿势,使得她的腿 心与他的手掌有了更好的接触。他大大的手掌几乎罩住了她的整个腿心,大起大 落的在那柔嫩处抓捏了两把,小指也转着往那道小缝里钻,小穴咂弄了两下,也 配合着小和尚的动作往里含着手指。
 
  那份被包裹的美好,在突然看到腿间那又翘的老高的大东西,他突然就有点 明白,他的凸,她的凹,似乎本就应该把他的凸插进她的凹里面,那是天衣无缝。 
  手指在穴口浅插浅入的扭了两下,就已经让少妇久未逢甘露的小身子舒服的 不得了,她享受着男人的手指在她腿心的亵玩。
 
  麽指指腹带着粗粝磨过那凸起的嫩嫩的小珠儿,一股酸疼感从那里冲进了她 的花径,可是却刺激的花道蠕缩着从里面喷出了一股花汁!
 
  「呜…啊…师傅…」一股花汁浇淋在小和尚的指尖,他抽出自己的手掌,整 个手掌几乎都糊上了黏液,张开手指那还抽出了黏丝,一根根的。
 
  「凡儿…」根本不懂这事的小和尚只得遵随着少妇的每一句话语,他一声声 的呼唤她,询问着她下一步的指示。
 
  少妇转身背对着小和尚,弯下腰,低垂着头,一双小手低垂着向两边掰开两 片屁股蛋儿。略比屁屁上的肉显得深的粉色出现在他的面前,随着缝的延伸,他 看到了那深幽之地,看着那还在垂着蜜汁的缝,他知道刚才就是把自己的手指揉 到了这道细缝里。
 
  少妇的双手趴到浴桶上,继续翘高着自己的臀部,她的臀扭动着,呼唤着身 後的小和尚:「师傅…师傅…」
 
  「原来,凡儿不仅胸前有两团白馍馍,连後面的屁股蛋儿都好像!」小和尚 的一双大手按住了那两团白团儿,摸起来好有弹性啊。
 
  「师傅,奴家难受,师傅!」少妇的右手伸到身後握着那小和尚腿间的巨物, 扭着小脸,看着身後,把那大东西试图往自己的小穴里面塞,以缓解身体深处那 如虫爬般的煎熬,可是她越想却越失败。
 
  「师傅,师傅,唔…啊…」吃不到的少妇的嘴里发出的声音中带上了急切与 撒娇。
 
  「凡儿…」从少妇呼唤和动作中,小和尚似乎读懂了,他一手握着自己的肉 茎,在那湿亮的股缝里刮着,把两处的粘腻混到一起:「凡儿,是要插进去吗? 要插进去吗?」
 
  小和尚好想把自己那粗长的想要胀破的肉茎揉到那滴水的细缝里去,就像刚 才圈着他的手指那般圈着他的粗大,好想让那里裹着自己啊。
 
  「师傅,师傅,要,那小嘴要吃师傅的大棒子,要…唔…师傅…帮帮奴家吧 …」少妇摇着臀,岔开双腿,让他能看清楚腿间那唆动的小嘴的饥渴,好想吃, 里面好想吃。
 
  那巨大的圆头在获得少妇的指示後抵到了那道细缝,那馋的小嘴一下子就往 里面吞了一点,那热度烧的那里的一圈软肉火烧火燎的,可是也烧的小穴的里面 也想吃到那粗热之物。
 
  圈着大头的小嘴含着它往里一口一口的唆,那传来的被唆咬着的感觉让小和 尚的腰试着往前挺了一下。
 
  「啊…啊…」那麽大的一个头,几乎把她的那里撑的开开的,那绷紧的感觉 让她觉得要是一个用力,她的穴口都能被撕破一般。
 
  小和尚觉得自己的肉茎被卡住了,他也不敢用力,只能无措的站着,口中呼 呼的吐着粗气。
 
  少妇的一只手绕到身後,摸到那被撑开的地方,揉着被绷紧的穴口,然後扭 着小屁屁往里吞咽:「喔…」
 
  楞勾滑进小穴的瞬间她忍不住仰头长吟,背部曲线往後被绷的直直的,那样 的姿势也把肉棒又继续往里吞了一截。
 
  那被包裹的紧致美好,让小和尚的双手紧捏着那两团白皙的臀肉,腰部一个 用力,就把肉棒给捅了进去。
 
  「啊…」少妇摇着头,嫩穴一下子被那粗长的巨物给插了个透,又涨又酸的 感觉让她不住的想缩回自己的身子,可又眷恋不已。
 
  那巨物就插在里面,酸麻感消退以後,留下的就是一股想要被他狠狠操干的 想法。
 
  「师傅,师傅…」少妇前後摆着自己的身子,紧窄的穴自己前前後後的夹吃, 把那肉棒含进含出。
 
  小和尚看着自己肉茎在那白嫩的屁股上插着,随着臀部的前後挪动,那巨物 一下子出现,一下子又消失,被裹上了黏黏的稠液。
 
  他从少妇的动作中慢慢的找到了一点规律,腰部随着她的动作前後摆了起来, 那粗长之物被插进穴的深处。
 
  「师傅…师傅…好棒…用力…大力的操凡儿…师傅…」潮红的小脸扭头渴求 的看着小和尚,看的小和尚更加的饥渴难耐。
 
  他的双手扣紧她的腰,那肉棒是对着那含着它的蜜洞乒乒乓乓的大操了起来, 女人的身子几乎都被操的要往圆桶里掉了进去,而臀部也被他操弄的翘到了更高。 
  「凡儿…好紧…啊…好喜欢…」小和尚从没有觉得如此满足过,自己的肉棒 也是第一次体会着这销魂的感觉。
 
  小和尚闭目呻吟,可是力量却没有一点降低,操的少妇的双腿提了起来,而 双手只能紧紧的抓着的木桶的边缘,岔开双腿的任他操。
 
  「啊…师傅…师傅…」腰下压着,颈昂着,可臀部却翘着挨操,她觉得自己 的肚子被木桶的边缘磨的好难受,可是那肉棒的巨头总是没有规律的对着那圈肉 狠狠的顶上几下,甚至还能在腹部印出一根完整的肉棒的形状。
 
  看着女人扭过脸来迷茫却勾人的眼神,小和尚更加的疯狂,臀部挺动的更加 的剧烈,他觉得自己腿间那随着他的动作狂甩的软袋里蓄了很多让他涨的发狂的 液体,他今天要把它们都射出来,射到她的身体里面。
 
  软袋击打着女人娇嫩的腿心,那大棒子霸道的在里面狠插,少妇觉得自己的 眼前开始发晕,她被欢愉的棉花给抬了起来,浮在了半空中。
 
  肉棒又对着嫩穴下足死力的狠捣了几下,肉棒紧抵着花穴里的嫩肉,小和尚 也爽的摇着屁股,那软袋仿佛要胀破一般,他做到了,真的有一股强大的热液从 肉棒的顶端冲了出来,把又热又浓的液体浇到了女人的体内。
 
  「啊…好热…啊…」小身子抽搐着,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蜜洞更加紧紧咬 住的肉棒,爽的小和尚又情难自禁的又对着还在痉挛的穴狠插了一下。
 
  「北北…不要了…暖暖肚子被捅的难受了!北北都把大棒子插到暖暖的肚子 里来了!」还趴在木桶里的梁暖暖感觉到後面男人的跃跃欲试,他怎麽老这麽兴 奋啊!看着地上的僧袍、襦裙,自己只说这次要玩古装的,他就从网上收罗了一 大推,还说没事,可以多玩几次,虽然他遵照她的剧本被她勾引啦,可是後面那 狠劲完全不是那不谙世事的小和尚该有的。
 
  「暖暖…你看…这个木桶都还没用呢…北北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搞到的…北北 想暖暖一起在里面沐浴,就跟古装剧里一样…」何旭北手一按,直接就利用他准 备好的设备,对着桶里已经冷掉的水加起了热,这一步可是他最期待的呢,在里 面沐浴多有感觉啊。
 
  何旭北是在梁暖暖的身体里扭着肉棒:「暖暖,北北不想出来呢!我们一起 抬脚然後跨进去吧!」
 
  梁暖暖对着自家小兽很无语,这桶这麽高怎麽跨啊,而且她都没答应他呢: 「北北,太高了,跨不进,而且暖暖肚子难受…」
 
  「那北北揉揉…」何旭北的双手叠在女人的肚子上,轻柔慢摁,那腿间硬物 更是受到牵引般的对着他的手撞了上去。
 
  最後何旭北得逞了吗?当然得逞了,那个战况激烈啊。
 
  「唔…北北…好坏…」自己趴在木桶上,欠着屁股挨操,而且在水里他还特 带劲,水花溅的哗哗的!她家色北北!
 
  「我家暖暖不就喜欢北北的坏吗?啊?不就喜欢北北这样操你吗!把屁屁翘 翘好!」何旭北对着那弹翘臀肉又掐了一下,感觉真好,水里感觉也好好啊,下 次得来个什麽样的呢?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12-05更新.